返回第五章 无形装逼最致命  最强反套路系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纱布一落,徐缺的身子瞬间就光溜溜了,仅剩一层药膏黏糊糊的贴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你伤势还很重,大夫说一个月内都不能断药的,你怎么就自己把药拆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门外的小柔嗔怪道,却是再也不敢进来了。

    徐缺忙抓起床上那张满是补丁的被子,往身上一裹,干咳一声,说道:“小柔,我没事,其实都只是皮外伤而已,已经无大碍了,你能不能帮我找件衣服来?”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门外才传来小柔的回答:“……你等等!”

    接着,就听到她快步离开的声响。

    徐缺咧了咧嘴,再次坐回床上,等着小柔将衣服送来,只是身上的药味实在有些刺鼻,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然而左等右等,十几分钟过去了,小柔却迟迟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徐缺不免有些急了,小柔该不会是以为自己耍流氓,跑去喊人来抓自己了吧?尼玛,那这误会可就大了!

    他急忙裹紧被子跳下床,跑到门口处,悄悄拉开一丝门缝。

    从屋外的情况看,他现在显然是在一个贫穷的小村庄里,对面有几间同样简陋破旧的小屋,街道上全是黄沙土,并未铺上石板,很容易起尘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环境倒是另有一番味道,虽说落后了些许,但胜在亲近大自然,很恬静惬意,是个养老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但此刻,村庄里却出奇的安静,街道上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徐缺顾不上欣赏这村庄的优美,躲在门后四处观望,愣是一个村民都见不到。

    “怪了,刚刚好像还有动静,怎么小柔才离开一会,就一个人都没了?”

    他疑惑的皱皱眉,正准备将门打开出去看看。

    不远处却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,地上沙尘都被扬起。

    随后就看到几个村民壮丁远远从田里赶来,手中拿着各种锄头工具,飞快朝这边赶。

    徐缺顿时瞪大了眼睛,卧槽,真喊人来打我了?

    “快,别让那畜牲伤了咱村民的性命。”一名黑壮汉大喊道。

    徐缺嘴角一抽,尼玛敢骂我畜牲?找抽呢。

    “哐!”

    当即,他一脚把门踢

    -->>(第1/4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